Jun 12 05:55

天天想去海边,怎么回事.

Jun 09 00:48

有了自己的子女之后,我发现其实工作是最简单的事情.

Jun 15 04:52

最近都不敢看各种血腥负面新闻.

May 29 04:21

刚刚在九号线上遇到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的场景. 一大龄妇女,携一小孩子上车,然后看到一个爱心座位,就要求座位上的女生让座.

女生回“你为什么找女生”.

然后该妇女就喋喋不休了,“我不是看你是女生欺负你,我是看这是爱心座位,你们上海人不是挺讲礼貌的么,那看来你不是,你是外地的.” 然后又大谈特谈什么“我丈夫在医院化疗的时候,就是上海人救的” 喋喋不休了很久,最后“教育”傍边的小朋友“宝宝,你以后可不要像刚才那个人学习”

不堪入我耳,快忍不住要说她“也不咋地”的时候,我选择下车,等下一辆.

小孩子看上去六七岁了,并不是婴儿,妇女也就五十来岁. 并不是想说他们不应该该得到特殊的爱心座位使用权利,毕竟这位置是老弱病残孕乘客提供的,但是万一人家小姑娘也不舒服呢.

揪住别人的小毛病,利用自己所谓的“权利”去无底线的践踏别人的尊严,话语中地域歧视无所不在,声音很大,似乎在炫耀自己的“合理性”.

而这样的事情就在一个小孩的眼前,由自己亲人活灵活现的演绎,可悲.

May 28 08:16

女儿体检有些贫血,通过饮食改善效果不明显,估计只能药物改善了,挑食是要付出代价的,弟弟都要和她一样高了😂.

May 27 07:42

我一般都会骑车送姐姐和弟弟一起去幼儿园,因为疫情,父母只能送到门口,今天停留看着他们两洗手,卫生检查的时候,感觉很暖的一下.

从来没有教过姐姐和弟弟要学会给弟弟拥抱,今天姐姐在楼梯口等弟弟然后拥抱再拜拜上楼,一下子都击倒了我这老父亲的心啊. 一起打闹,一起玩耍,一起看书,一起游玩,很多东西那么的自然而又深刻在他们的心底.

父母养育子女,子女也在以某种方式教育我们自己.

May 27 08:07

大的基础框架已经搭好了,后面就是细节的优化了,终于可以频繁发布了,不喜欢做大改动,喜欢做小优化.

小步快走,感觉更稳.

May 20 10:56

SwiftUI 写起来很爽,但是有些UI细节还没有办法像UIKit一样能够设定得很细致,它未来的发展一定大放异彩,当然现在已经很不错了.

May 21 01:04

打算开始构建一个个人数据监控平台,初步技术选型: influxDB+Grafana.

May 18 06:44

最近因为重度使用了一个开源的组件,也发现其中的一些问题,详细的提了issue,并且提供了复现的步骤和代码,维护者的修复很快,而且都是很精准的修复.

很难得.

Jun 14 02:13

昨天和一个朋友聊所谓理想,他的理想.

May 31 01:49

说来神奇,话说我唯一工作过的一家国内公司现在就叫“躺平”. 它的前身是 Autodesk 的Homestyler,后来卖给国内的居然之家之后改名“设计家”,后来阿里巴巴收了,改名“躺平”. 然后我那些“爱”躺平的同事们都回Autodesk躺平了.

也是在那个团队,认识一大波图形方面的大牛,意识到我自己太笨,搞不了图形学的,所以回外企做Web,躺平了.

Jun 14 04:19

当所有声音都沉默的时候,噪声就很刺耳.

May 28 10:37

这个月是公司的Wellbeing Month,月末放假额外两天,成了我给side project提交大功能代码的最好时机.

连在一起四天的小长假,好好用起来.

May 28 05:49

摇号没有摇上上外双语,公办排号上二师附小基本上也没有希望,只能等着统筹了,听说统筹到凤城新村小学.

哎,女儿只能靠自己天赋和努力了,爸妈确实尽力了.

May 27 07:45

好期待老友记后天的重聚,真的占据了我无数青春时光.

May 21 13:39

我现在养成一个习惯:会议之前都会认真去阅读会议的文档和讨论,然后准备好自己的问题.

所以如果你想让参会的人认真,你需要自己先认真准备.

May 20 00:29

“No Blame” 的初衷是让大家勇于做出决策,以及积极指出问题.

然而我司最近RFO的频次已经让我觉得很多人已认为“No Blame”就是 “No Responsibility”了.

May 18 09:14

修复了一个严重的bug,内心充满欣喜和恐惧.

May 18 06:40

当产品开发到一定可用程度时,尽早的让一部分用户尝试使用起来,有助于及早发现真正的产品问题和用户需求,对于早期产品迭代有重要意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