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p 19 01:08

对待Side Project有两种态度:一种是最求极致,无论是代码还是各种设计细节. 一种就是能用即可,混乱一点也没有关系.

而这两种都是因为这是我的项目,我可以控制节奏,我可以设置任何的标准和优先级而不会有人干涉.

我自己会偏向第一一些,所以很多时候会有over engineering的情况发生.

Sep 13 01:33

可以忍受破旧的环境,可以忍受掉链的共享单车,可以忍受拥挤到炸的地铁,但是没有办法承受附近有烂人.

最近我才真切感受到钱可以让自己远离很多烂人.

Sep 11 17:30

看完房,家人都睡了,剩下的半夜时刻属于自己,又为叽喳这个小应用提交了好几个修复,虽然没有多少用户,但是毕竟自己为自己所写,写起代码非常畅快淋漓.

Sep 13 01:29

我以为写书这种事情是需要大量的实践之后才可以的,比如你写旅行,你需要出去走走. 比如写美食,你需要会吃会品. 比如写手工,你需要大量自己动手制作. 看到阮一峰老师写了C语言教程,我挺想知道他用C语言做过那些东西的.

Aug 27 08:02

自动每日名著文摘

Sep 11 15:04

API-lize the native client api.

Sep 06 06:03

今天我的第一个跨团队的RFO诞生了.

Aug 04 09:33

今天尝试了一下骑车去上班,迎着清晨的阳光,吹着轻轻的风,很轻松惬意,一点压力都没有,因为我骑的是小电驴.

Aug 10 06:22

中国的运动员们更鲜明更多样的表现,不仅仅包括他们的专业能力,还包括他们的个人性格,展现了他们为国争光之外的,那些闪亮的个体.

Aug 07 08:05

现在长三角的政务一体化做的非常到位,媳妇户口迁移到上海,完全不需要安徽老家派出所,上海这边派出所直接线上迁移就行,整个流程完成了之后,只需要带着我们家的户口本到派出所加入名字就好了,非常方便.

Sep 13 09:25

最近面试的几个候选人都没有给过,题目都是常规德算法题,但是都没有能实现出正确方案,看出来一些候选人的紧张,面试确实是有些压力的.

不过其实面算法基本方法和流程还是要习惯:看完题,先和面试官确定提议,如果没有一下子给出相对优的解法,暴力解法先亮出来,然后尝试分析复杂度,从优化复杂度的角度慢慢来尝试,实在想不出来,和面试官拿一个提示.

不要死想硬想,不要死想硬想,不要死想硬想.

Sep 13 01:34

今天带上耳机听着蛙池的《小唐》,眼泪止不住的流,想起我同乡的小伙伴么,共同经过儿时和少年的那些美好时光,后来路径东西. 他们有的也有做了理发师,有当过街头不良少年,有做了流水线民工,在广东在浙江,在浙江,有的永远离开了世界,离开了我.

Sep 10 00:43

今天把手上的自行车卖了,寄往青岛,卖家很爽快,不墨迹,他自己联系的物流,谈好邮费,我直接骑过去就行了. 我也很爽快,他和物流谈的价格不对,体积超出了,我也二话不说自己贴钱了. 太计较不成事.

Sep 06 06:35

没事去东外滩走走吹吹,还挺好的,人比北外滩少很多,溜溜娃,从北外滩开的尽头开始到渔人码头结束,中间也有贩卖机买饮料补充饮料.

Aug 26 10:07

图片太大也是问题.

Aug 18 09:39

教育两个小孩确实很累人,有时候确实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.

Aug 10 06:27

明天小孩子小学老师家访了,小学生就要开始了,希望这波疫情赶紧结束,八月底打算带小朋友们一起出去休假呢.

Sep 11 15:04

开始写一下新的小工具个人项目的文档.

  1. 所有数据保存在 iCloud 上
  2. 拍照也可以直接记账
  3. 语音输入记账
  4. 下载账单
  5. API 记账
2
Jul 28 15:53

女儿真的太好强了,我随口一说今天要完成作业到36页,竟然真熬到现在也要做完,看来不需要太担心她到了一般公立小学之后的成绩问题了. 适当引导和鼓励,摆正得失心,应该就好了.

Jul 27 02:26

一个老同学和咨询蓝牙开发相关事宜,然而我虽然作为EE专业毕业生,因为好多年没有接触电子开发,在实现上几乎帮不上什么忙,不过大致解决问题的整体思路还是有的.

大学基础学习并不一定能让你直接上手做事情,但是会潜移默化的给我们一个整体认识,在解决具体问题时候提供一个大致方向,这样你就去Google或者图书馆查阅的时候就容易的多了.